約柜運回耶路撒冷

作者:恩約子民     來源:作者原創 時間:2019-10-02 07:35:06

 約柜運回耶路撒冷.jpg

  親愛的弟兄姊妹,平安。今天我們一起來看撒母耳記下第6章。這章講到大衛將約柜送回到耶路撒冷,自從約柜從非利士人手中轉到基列耶琳(撒上7:1-2)以后,第一次回到故事的場景中。在掃羅秉政的時期,消失的約柜對于以色列來說,是極大的悲傷。對于非利士人來說,是極大的攻擊。現在大衛擊敗了非利士人,尋求以色列公共的福祉,因此決定把約柜抬到自己所住的大衛城。約柜是很特別的,這約柜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萬軍之耶和華留名的約柜(6:2),它是神與以色列同在的象征。所以運送約柜時,應當盡他們所能集結的最輝煌的儀式來進行。
 
  確實,這儀式陣仗是壯觀的,約柜在亞比拿答家中已經有好幾年(撒上7:1),亞比拿達的兩個兒子烏撒和亞希約,趕著一輛特別預備的新車,全部的人,包括大衛,用鼓瑟鈸鑼,各樣樂器,作樂跳舞(6:5)。沒有人,包括大衛,懷疑這是宗教的慶典,以美好的方式敬拜、服事神。因此,在拿艮的禾場發生的事,所帶來的震驚,是很深刻的。烏撒,他很明顯要阻止一場災難,就伸手扶住約柜,很意外地,他卻當場死去,自己經歷了災難。他們如何知道這是神生氣的結果,沒有解釋,但是沒有人,包括大衛,懷疑就是如此。
 
  在經文的論述中,沒有討論烏撒死的原因。只說到:“神耶和華向烏撒發怒,因這錯誤擊殺他。”(6:7)可能是烏撒這舉動讓人以為神需要靠他的百姓來保護,而不是別的方法。也可能單單是指用手去摸約柜,是觸犯了神的圣潔。
 
  我們相信神是“美好的”,從不會作我們不喜歡的事,但是在這里迫使我們嚴肅看待,把我們想要的放在神所啟示的心意之前,他的感受是多么的強烈!烏撒的伸手扶住約柜,在他看來是對的是當下他想做的,帶來的卻是神的忿怒與擊殺。在現今這個時代,有許多人傾向于以自己有多享受,來判斷一場敬拜聚會的功效。這顯示有時候,我們對神可畏之本性的認識,沒有超過我們所唱的詩歌。
 
  在此處,烏撒被擊殺可能有部分的問題是程序有誤,這里有個很強烈的暗示,如果用了最新時尚的方法,而把傳統擺在一邊,有時就是預料之外的副作用。在撒上6章,約柜是用“一輛新車”從非利士地運回,這里所用的同樣是“一輛新車”(6:3),很可能他們注意的是在非利士地用的方法,而不是律法所規定的程序,約柜需要有所指定的利未人抬在肩上的。
 
  在這一段,有一個對人性很敏鋭的觀察,尤其是大衛的天性。起初他生氣煩惱(6:8),然后是懼怕(6:9)。我們可以自行解釋——是因為大衛完全相信他自己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榮耀神?他想要把約柜擺放在最應該放的地方?現在神用這種方式介入,而且毀了他們的慶典,那么如何是好?大衛一旦停止沖動地行事,開始反思所發生的事,他有了很大的醒悟——關于他本身和他的動機,也許在這時刻,他開始害怕。他心里知道,神不能受人操控,或許他夠誠實,承認他的動機有摻雜,或許他沉醉于自己的優先考慮,和他王權的門面,勝于想要服事神。他知道他的動機總是有可能混雜,所以就像典型地從鐘擺這一端擺到另一端,他放棄這所有的活動。約柜被放在迦特的一戶人家,我們不知道這是否是外來的寄居者,或曾與大衛在迦特的人,我們也不知道俄別以東和他的家人是否有選擇的余地,但是很清楚的是,約柜在他們家時,耶和華大大賜福給他們。因著這祝福,讓大衛相信現在真是恰當的時機,把約柜帶回耶路撒冷。
 
  第二次的過程,甚至比第一次是更榮耀的慶祝。他們確定所有參與的人都明白,是耶和華神在掌握一切的進行,也惟有他是配受敬拜的。約柜終于安置在新的地方,再一次獻祭,全體會眾都參加了特別的慶祝野餐,然后才回家去。大衛送給每人的禮物,增強了國人的連結與認同,這原是這慶典的目的。主要的動機可能是為了讓大衛的z /-府更受歡迎和支持。
 
  在今天的世界,積極正面的國家慶典同樣可見,當下正值中國的70周年慶時期,各大院校、z /-府單位、公司、機構、甚至是朋友圈都在慶祝祖國母親生日快樂,這樣的慶典會增強了民族對自己國家的認同的覺醒和肯定,但作為基督徒的我們需要知道的是:真正的愛國本質上就是愛人,愛具體的人,不是抽象的喊喊口號,在行動上卻是以私人利害為先。有句愛國名言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,愛國就是愛天下,而“天下”就是“國家”,“匹夫”就是社會中的所有人,所有人都要參與進來,使國家政zh i澄明,尤其是“國家一切關奉公職之人”都不要互相推諉,而是要勇擔責任。“亡國”是指政權的更換、領導人的更替、政黨的下臺,這不是我們需要關注,它是政客、肉食者們的分內事。我們真正要關心的是天下,當人民的根本生存、根本利益受到威脅時,這才是我們真正需要關心的,是我們的責任。所以在現今這個道德敗壞、人道淪喪的時候,即使是匹夫也不能推卻責任,普天下的人都要奮起去維護人道。所以在這國慶的熱浪中,我們也需要帶著分辨的心去參與,我們要愛的不是”真黨“,而是中國的人。
 
  大衛個人全心全意參與在這慶典中,他極力跳舞,脫去笨重的衣服,只穿短的細麻布以弗得,他的樣子似乎不莊重,而且或許合理地被描述為粗俗、不得體。大衛的行為是否應該被視為敬拜神生氣蓬勃的表達,或是過度自我膨脹的表現,不是真正的重點。當這盛大的隊伍靠近耶路撒冷時,米甲從窗戶向外觀看,見大衛那不莊重的樣子。她沒有看見整個在歡慶中的國家,以及神榮耀的彰顯。她沒有注意到約柜,或因認識神的同在而歡喜。她只看見大衛那樣的表現,讓她覺得不得體。我們或許可以辯論大衛該受某種責備,但是我們很容易看不見事情的真正意義,而專注在不相關的細節上……

  TAG:約柜 運回 耶路撒冷

贊助商鏈接

下一篇:《詩篇》導讀  上一篇: 真正的平安 打印文章   錄入:華美   責任編輯:華美
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
  • 本作者更多文章
  • 贊助商鏈接
  • 熱門文章
footer logo
Copyright © 曠野呼聲 2004-2019 關于我們 | 在線留言 | 友情鏈接 | 網站導航 | 曠野呼聲手機版 |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
版權聲明:凡來源處注明為“本站原創、曠野呼聲作者、原創投稿曠野呼聲”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(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),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。
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,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。
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,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
北京pk10是合法的吗